联系电话:
联系我们

传真:

联系电话:

地址:

产品展示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名同志更多的军人都争相递交了维和申请书

作者:佚名 来源:http://www.baidu.com/ 发布时间:2018-12-16 15:07

名同志更多的军人都争相递交了维和申请书

理论文章在报刊宣传中占有重要的分量,是主流媒体的“重头武器”,是传统媒体同新兴媒体碎片化新闻竞争的“撒手锏”,自然也是媒体高高飘扬的思想旗帜。因此,《人民日报》出了个“任仲平”,《解放军报》有了个“解辛平”,《中国青年报》来了个“仲青平”,《人民海军》报冒出个“任海平”,《人民前线》报也出了一个“南政平”。

由于现在报纸新闻版上刊发的重要理论文章多了,有些同志就将其视为新闻评论。其实,这二者并非一回事。所谓新闻评论,《新闻学大辞典》上的解释是:它是结合新近发生的重要的新闻事实,针对当前人们普遍关心和存在的实际问题与思想问题,通过新闻媒介所发表的一种具有政治倾向的论说性文体。其基本形态有社论、短评与署名评论、按语和编后等。而报纸新闻版上刊发的理论文章,一般是就重大事件、重大问题作出的系统的分析和全面的论述。它通常以“本报编辑部”或代表编辑部的化名形式出现,像“任仲平”“解辛平”就是如此。也有直接署名的,像《人民前线》报上的长篇理论文章《胜战之问》,署的就是3位作者的姓名。新闻评论与理论文章,既有相似之处又有不同特点。厘清二者的关系,有利于改进彼此的宣传。

为什么有些人容易将新闻评论与理论文章视为一体呢?因为这二者确有许多相似之处,主要表现在以下6个方面:

1、都发表在报纸的新闻版上。一般来说,新闻评论刊发在新闻版上,甚至刊发于头版头条;理论文章通常刊发在理论专版上

但现在也有不少重要的理论文章,因具有新闻属性,也发表在重要的新闻版面上,而且常常发表在重要位置或头版转其他版面。像《解放军报》2013年9月24日以“解辛平”的名义刊发的理论文章《论信仰与作风》,就是一版转二版。

2、都是论说性的文体。无论是新闻评论还是理论文章,在体裁上都属于论说性的文体。其共同点,都是运用论据对论点进行论证,而且论点通常就是其标题。像《人民前线》报上无论是2014年4月4日刊发的新闻评论《自觉践行“三严三实”要求》,还是刊发在2013年10月31日的理论文章《始终保持不可撼动的政治定力》,都具有这样的特点,都回答了“为什么”和“怎么样”的理论问题。

3、都代表编辑部的立场。我们的党报,是党的舆论喉舌;军队的报纸,是党在军队的喉舌。由于我们的党报党刊具有鲜明的党性原则和阶级属性,毫不避讳表达自己的立场、观点和主张。新闻评论作为包括报纸在内的所有媒体的旗帜,肯定具有自己鲜明的立场,而这种立场是与党中央、中央军委保持一致的。像《解放军报》上的署名评论《解放思想才能抓住“活思想”

论在强军兴军征程中坚持和发展我军特有政治优势》(刊2014年10月30日),其观点都代表了编辑部的立场。

4、都是就重要事件和重大问题发声。在信息传播日益发达的当今社会,新闻满天飞。而媒体只有涉及国内外、军内外重要事件和重大问题时,才通过评论的形式发表看法,或阐述某种观点。对于特别重大的思想问题,就需要通过理论文章来阐述。为什么这些年我们党员干部中形式主义、享乐主义、奢靡之风的“四风”现象比较严重?军报通过刊发“解辛平”的理论文章《论信仰与作风》,对此作了深入的剖析,并结合理论与实践、历史与现实,全面阐述共产党人信仰与作风的内在关系,客观分析了当今时代坚守信仰面临的各种挑战,从正反两方面阐明了领导干部坚定信仰的重大意义,因而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5、都注重思想性。如果说新闻评论和理论文章是媒体的旗帜,那么思想就是新闻评论和理论文章的旗帜。不管是新闻评论,还是理论文章,都必须突出其思想性。像《人民前线》报上无论是评论《保证部队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》,还是以“南政平”名义发表的理论文章《旗帜鲜明地批驳和抵制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军队国家化”》,都强调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问题,思想性都非常鲜明。

6、都是为了引导舆论。报纸上刊发新闻评论和理论文章,重要目的都是进行舆论引导。因为我们的媒体是党的重要舆论阵地,担负了舆论引导的重任。新闻评论的舆论引导作用一目了然,而理论文章的舆论引导带有潜移默化的特性。1978年5月11日的《光明日报》以“特约评论员”名义发表的理论文章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,为当时实现党的思想路线的拨乱反正奠定了基础。《人民日报》《解放军报》和新华社同时转发,使得真理标准大讨论席卷全国,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伟大转折进行了舆论准备。

新闻评论从广义上讲也是理论文章,但理论文章却不一定都是新闻评论。因为在外延上,理论文章大于新闻评论。也可以这么说,理论文章是新闻评论内涵的深化和外延的扩展。二者的区别主要表现在以下8个方面:

1、地位不一样。过去的报纸上就论说文而言,社论被公认为地位最高,一般新闻教科书也是这么认定的。但是,自报纸新闻版上出现以“本报编辑部”的名义或化名发表的理论文章之后,它的地位就被认定高于包括社论在内的所有评论,是当今媒体最重要的论说性文体。

2、篇幅不一样。报纸新闻版上的理论文章动辄万言,常常占到报纸一个整版甚至更多的位置;而新闻评论一般在千字左右。

3、容量不一样。正因为理论文章篇幅较长,写作时只要围绕主题,可以放开来纵古论今、谈天说地,所以其内容往往比新闻评论要更丰富。

4、厚重感不一样。新闻评论往往一事一议,表达一个思想;而理论文章却要运用许多论据和素材表达一个更深刻的主题,内容更厚重。

5、时效性不一样。新闻评论要求紧密结合时事,常常需要当日事当日评;理论文章虽然也讲究时效,但它一般是针对一个时期而发言的,时效性不是太强。

6、指导性不一样。军报从创办的第一天起,就强调其指导性。其实,这也是所有党报党刊的责任。但是,在指导性的关注点上,新闻评论注重工作指导,而理论文章侧重思想引导。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,《解放军报》在一版几乎每天刊发一篇诸如《时间就是生命》之类的评论,用以指导官兵的抗灾抢险工作;而其后发表的长篇理论文章《抗震救灾,彰显人民利益至上》,则深刻阐述人民军队为人民的宏大主题。

7、写作风格不一样。新闻评论由于篇幅短小,写作时要求开门见山,语言简洁,节奏像雷阵雨那样急促;而理论文章汪洋恣肆、纵横捭阖,叙事、抒情等手法皆可运用,节奏像黄梅雨那样舒缓缠绵。

8、作者队伍不一样。一般情况下,新闻评论在报社由评论部或负责评论工作的同志撰写,作者通常是一个人;而编辑部理论文章,常常是由一个以理论部为骨干力量的团队,或组织媒体精英采编人员共同完成的。

当时,张永光刚刚担任政治处主任不久,集团军给了团里一个推荐干部交流到其他单位任职的名额。政治处根据年龄、任职经历、能力素质等情况综合权衡后,从基层推荐的3名干部中确定了一名人选。

团里召开党委常委会研究这一事项时,因时间比较紧张,张永光直接报告了政治处的推荐意见,没有对筛选过程进行详细说明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当天列席会议的廉政监督员立即对推荐工作的公正性提出了质疑:推荐这名干部的依据是什么?淘汰其他两名干部的理由是什么?过程是否符合干部使用的有关规定?

廉政监督员为什么这么“牛”?团政委唐建告诉记者,廉政建设的核心是管住权力,而权力是否管住了,一要看用人是否公正,二要看花钱是否干净。近几年,为加强党风廉政建设,团党委研究出台并逐步完善了廉政监督员制度,由每个连队推荐一名群众基础好、政治素质高的战士,经纪委审核并培训合格后,颁发“廉政监督员”证书。

团里还对廉政监督员履职尽责进行了明确,要求其做到“物资采购跟到位、工程招标听到位、干部任用评到位、士官选改测到位、演训考核拍到位、评功评奖督到位”。团里开会,若有涉及官兵切身利益的内容,只要不是因保密等原因不宜扩大知情范围的,一律邀请廉政监督员列席,全程监督。为保证监督效果,他们坚持每半年对廉政监督员进行一次培训考核,对发现问题不敢说、不愿说的,立即予以撤换。

二营五连指导员郑立民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件事:前两年一次干部调整,团里一名有“背景”的干部在民主测评中群众满意率不高,但这名干部自认为“后台硬”,民主测评不过关也无关紧要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团党委不仅顶住压力没有让其如愿,还指定专人对其进行帮带。

近几年,团里每次干部调整,都会将岗位和人员信息向全团官兵公开,而最终受到重用的,都是群众基础扎实、工作实绩突出的干部。

干部调整无“黑马”,源于团党委对干部使用定下的4条“硬杠杠”:法规政策不符合不研究,基层组织不推荐不研究,民主测评不达标不研究,纪委反映不过关不研究。

用人让官兵服气,花钱也让官兵放心。采访中,该团副团长陈小进以团里营房信息化改建工程为例,让记者领教了团党委对花钱“卡”得有多严。

2012年,该团启动营房信息化改建工程。为确保这个投资数千万元的大项工程“干干净净”,团党委明确要求,任何人不得在招标前推荐企业,招标中不得授意或发表倾向性意见,招标后不得插手工程进度。

为从源头上堵住人情漏洞,该团抽调精兵强将组成调查小组,兵分多路对明确表达投标意向的企业进行资质审查,选出具备承建资质的企业,并对这些企业进行综合比对筛选,最终选定20家优质企业参与投标。廉政监督员对招投标实施全程监督,彻底杜绝了打招呼、递条子的门路。

严苛的措施,从源头上保证了工程质量,拧紧了花钱的“阀门”。工程结束后,上级审计发现,该工程历经两年建设,尽管面临物价快速上涨的不利因素,但不仅没超预算,还节约经费300多万元。